您的位置: 今日文摘 >> 上半月-推荐文章 >> 公车的倾诉

公车的倾诉


[来源:2011-5月上] [作者:郭盛永] [日期:11-05-31] [热度:]

[字号:||]

  我有很多名字,正规名字叫公车,因为是公家埋单把我“请进来”,累坏了我立马维修,换内脏、换“衣服”、换“腿”、充气充电“上劲儿”等都是公家掏钱。在花钱层面,我是“名副其实”的公车。

  我的乳名叫官车。本来是公有制,现在实则为“官有制”,即当官的个人专有。但使用是“三分天下”——办公事占三分之一,领导干部及其亲属私用占三分之一,司机私用占三分之一。

  我的别名叫“会跑的楼”。当官的都怕自己的“坐骑”落伍,争相让我上台阶,兄弟姐妹价值几十万,甚至上百万不足为奇。嗨,反正也不犯法,公家有的是钱,群众讥讽他们“屁股下坐着一栋楼”。我每年的运行成本(含司机工资、福利)在10万元左右,能抵最低标准工资线上12个劳动力的工钱。统计显示,目前党政机关及行政事业单位里的“我”总量为200多万辆,每年消费支出1500亿至2000亿元,每年“我”的购置费增长20%以上。(见2010年3月3日《重庆日报》)

  我的网名叫“脱缰的马”。为接“官二代”上下学,我经常停靠在中小学和幼儿园门口;为了娱乐官太太的心情,我时而穿梭于旅游景区;为了当官的之间“官官相宴”、当官的和大款们“联络感情”,我不得不出没在高档娱乐消费场所……

  我的俗名叫“大肚汉”。我本来就饭量大,特别能喝油。当官的吃喝招待费太高,就要让我“背黑锅”,派司机到加油站虚开发票;司机趁机搭车加码,这样把我的肚子撑得更大,大得好像我一年365天无论昼夜,不眠不休。

  我的路名叫“霸王车”。我一上路就不同凡响,红灯敢闯,交警不敢挡,民用号牌往后躺。电子眼拍住我也不怕,让“车主”打个电话就完事。

  我的骂名叫“打不死”。公车私用已成顽疾,治理办法一打又一打,就是治不好。有的只管用几天就不灵了,有的连几天也没,让人好受了。还有两种相抵触的药方:其一,为治理“特权车”而撕下“标签”,将车牌号码“削职为民”以利监督。河南有关方面现在就是这么做的,郑州市已取消公务用车“豫AAA”号段车牌(2010年7月29日《大河报》),浙江、湖南、海南等省份之前已经这么做了。其二,为治理“特权车”而贴上“标签”,告诉公众这就是应该重点监督的公车。湖北省、河北保定、四川成都、山东烟台等地方是这么做的。然而,我还是我,还是要实现我的生存价值。

  我的真名叫“怕登报”。我天生胆大,不怕闯祸端,车仗人势,谁奈我何?然而,我也有软肋,“不怕内部通报,就怕公开登报”。我的“生活图片”一旦登载到报刊上,上级看了要批示问责,动起真格来,我将在劫难逃。不过,车主“出事”了,我还是我,只是换个车主罢了!

  (李萧何荐自《杂文月刊》)

  链接

  据国家财政部、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统计局调研数据显示 墨幽中文网 www.moyou17v.com 墨幽中文网,2005年以来,我国财政行政事业公用经费支出每年增加1000多亿元,2007年以来,该项经费支出已接近9000亿元,其中公务用车消费占比较高。目前,党政机关及行政事业单位公务用车总量为200多万辆,每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1500亿元~2000亿元(不包括医院、学校、国企、军队以及超编配车)。每年公务用车购置费支出增长率为20%以上。

 


评论(已关闭)

您期望可以看到什么文章?

社会人物
明星娱乐
情感故事
人生感悟
幽默笑话
南方故事
历史名胜
环宇故事
健康养生
传奇解谜
校园故事
科技前沿

《今日文摘》邮发代号:46-150,半月刊,全年订阅价¥120,共24期 零售5.0元/期

《今日文摘·合订珍藏本》 邮发代号:46-149,两期精装成一本全年订阅价¥120元,共12本 零售10元/本,订阅咨询热线:020-83881128

全国各地邮局(所)均可订阅,亦可拨打邮局免费征订热线:11185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