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今日文摘 >> 上半月导读封面 >> 杠精:不管你说得对不对,反正我对

杠精:不管你说得对不对,反正我对


[来源:《新周刊》] [作者:詹腾宇] [日期:18-09-25] [热度:]

[字号:||]

杠精:不管你说得对不对,反正我对

詹腾宇

《新周刊》

杠精,一种性格堪称古怪,无论自己好不好受,都绝不让其他人好受的神奇物种。有网友称杠精为“人性批判家、截图小能手、原意曲解师、文字杠上花”,其能量巨大,切入刁钻,角度离奇,人们避而远之。避不过的人,被杠精气到语塞暴怒是常有的事。

抬杠本是常事,适当抬杠是种社交情趣,但加一“精”字,事情就不太一样了。杠精就是这么一群人:哪有热点哪有他,恶心你、揶揄你、打击你,以此为乐。

杠精最典型的思维模式,是“不管你说得对不对,要以我说的为准”,以及“你说太阳是热的,我偏说太阳也有几天是凉的”“春江水暖鸭先知,你凭什么说鹅不知道”。前者是自我意识莫名爆棚,后两者是无中生有强行对抗。

网友们的总结毒舌而精辟:远观某个面目全非的讨论,就像化粪池爆炸;近看杠精们的倾情演出,却似一片鸟语花香。人与人的知识、眼界、逻辑、习惯和性格多有不同,网络又是一个讨论双方信息缺失而无所顾忌的平台,许多语言暴力也由此而生。

杠精多是哲人。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,展开了一段哲学家间的“高级杠”:庄子说鱼游得真快乐,惠子说你又不是鱼哪会知道,庄子说你又不是我,怎么知道我不知道,惠子说我不是你固然就不知道,你本来就不是鱼固然也不知道鱼的快乐。

最后庄子会心一击:“让我们回到最初的话题,你开始问我‘你哪里知道鱼儿的快乐的话,就说明你很清楚我知道,所以才来问我是从哪里知道的。现在我告诉你,我是在濠水的桥上知道的。”

哲人最擅迷踪游走,普通人也会这招。只要和对方永远不在一个次元、同一层次上讨论问题,偶尔偷换概念、转移话题,这问题就杠不完了。有人总结道:“你跟他讲道理,他跟你讲法制;你跟他讲法制,他跟你讲政治;你跟他讲政治,他跟你讲国情;你跟他讲国情,他跟你讲接轨;你跟他讲接轨,他跟你讲文化;你跟他讲文化,他跟你讲孔子;你跟他讲孔子,他跟你讲老子;你跟他讲老子,他跟你装孙子。”

杠精最可怕的地方,不是抬杠本身,而是成“精”的欲望。一般认为,杠精是表达欲过于旺盛的人,而表演欲旺盛的人通常会选择做戏精。具有杠精特质的人,在思维里的某一块区域总是过于敏感,又恰巧因为某种反应性遗传而热衷语言暴力,习惯与人争执,为杠而杠,以此得到一种畅快感。他们不在意是否得到真知,只是想要一个“我赢了”的结果。

“陌生网友”是杠精的初级形态,也是许多人厌恶网络陌生人社交(比如新闻跟帖和贴吧)的原因。无实名,无追责,无负担,因此攻击欲望显得特别强烈,日常恶气也随处可见。“对方辩友”是杠精的战斗形态。无孔不入地找茬,步步紧逼地施压,以及“就算我的辩题不合理,我也要说死你”的可怕坚持。顶级“对方辩友”拥有出色的脑力、知识量、反应速度和一颗无畏的心,这让他们的攻击变得很难招架。看看《奇葩说》的马薇薇、周玄毅、肖骁等人就明白了。但“对方辩友”有个好的地方,就是分场合:场上是杠精,场下未必是。但是真正的杠精,从来不挑地方,不看场合,不分时段,不挑话题。

最后,杠精就算说不过了,也要装作没有输。真惹毛了别人就假装无辜,退出战场前还不忘来一招“较真无趣论”回马枪:“我只是随口说说,你这个人也太阴暗了啊,真当回事了?这么认真有啥用,又没钱收!”

明明是你先瞎较真的吧?

拉黑,不送。

 


评论(已关闭)

您期望可以看到什么文章?

社会人物
明星娱乐
情感故事
人生感悟
幽默笑话
南方故事
历史名胜
环宇故事
健康养生
传奇解谜
校园故事
科技前沿

《今日文摘》邮发代号:46-150,半月刊,全年订阅价¥120,共24期 零售5.0元/期

《今日文摘·合订珍藏本》 邮发代号:46-149,两期精装成一本全年订阅价¥120元,共12本 零售10元/本,订阅咨询热线:020-83881128

全国各地邮局(所)均可订阅,亦可拨打邮局免费征订热线:11185订阅